首页  > 公益  > “黑产”直接从业者超40万人

“黑产”直接从业者超40万人

公益 贵阳门户网 2018-01-13 09:25:51

“黑产”直接从业者超40万人

  每经记者李卓实习记者王星平每经编辑曾健辉27岁的小宇(化名)是广州某电力公司员工,他从大学开始就热衷于在国内外各大论坛和贴吧寻找机票酒店的最大优惠叠加方式,他们,就是传说中的“羊毛党”,像小宇这类人,在行业里被称为“羊毛党”,即指专门研究各互联网渠道的优惠促销活动,以相对较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物质上实惠的人群,这一行为也被称为“薅羊毛”,每经记者李卓实习记者王星平每经编辑曾健辉送走“双11”迎来“双12”,在这一个月时间里,商家在积极囤货;消费者也在养精蓄锐,准备迎接“双12”大战;更有一个特殊的消费群体,在购物节背后狂欢,这就是俗称的“羊毛党”,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抱怨,现在的“羊毛”是越来越难“薅”了,在规模日渐庞大的专业“羊毛党”面前,作为“散户”的他获取信息的速度和“薅羊毛”力度都只是小巫见大巫,“还不如把精力和时间放在现实中升职加薪靠谱些”,“羊毛党”的获利行为一般被人称为“薅羊毛”

  在他们感叹“薅羊毛”屡遇瓶颈时,专业的“羊毛党”们早已鸟枪换炮,并由此形成了训练有素、利润丰厚、专业又神秘的黑灰产业链,并且随着近年以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为代表的“千亿级”时代到来,这种专业羊毛党还呈现出“病毒式”的扩散和壮大,业内人士指出,单个的“羊毛党”越来越难做,有组织化的会获取更大的利益,“薅羊毛”越来越容易?始于线下,兴于线上,为了解更多内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以“新手小白”的身份加入其中。

  近几年,为了吸引注册用户,O2O企业与电商平台的营销手段越来越多样化,微信红包、电商优惠券、电商免单之类的活动接连不断,交“学费”后,“师傅”不仅会教网赚思路和刷单软件使用方法,还包括避免大规模行动被平台发现的策略,同时也会把下游客户的资源分享给记者,正因如此,看中其中商机的“羊毛党”也得到了迅速发展,“羊毛党”数量与日俱增,更多情况下,“师傅”更愿意带有一些网赚基础的“徒弟”,最低要求是可以使用“羊毛党”之间的“黑话”无障碍沟通,“每年电商平台被‘羊毛党’围猎的商品数量巨大,这让消费者很多时候都享受不到电商平台所提供的活动福利。

  这些群主要用来“引流”,即招募更多想要入门的新手进行新人注册、商品购买等,甚至很多“路人”因为巧合被莫名拉进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为“羊毛党”的“业绩”做了贡献,根据阿里巴巴此前发布的《阿里聚安全2018年报》显示,2018年在各种互联网业务活动中,缺乏安全防控的红包/优惠券促销活动,会被“羊毛党”以机器/小号等各种手段抢到手,基本70%~80%的促销优惠会被“羊毛党”薅走,“我做‘网赚’8年,小到打码挂机,大到理财、拆分盘以及货币外汇都做过””一位自称“撸毛狂人”的资深“羊毛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当记者问及工作室经营情况,该“过来人”表示不便透露。

  显然,电商平台已经成为“羊毛党”的主战场了,记者经过调查发现,目前“羊毛党”基数庞大,且大部分处于产业链尾端,“‘双11’这类购物狂欢节因为基数体量大,活动玩法比较多,电商平台在设计活动规则与搭配等环节上出错概率也会增加,这样也就增加了被羊毛党盯上的机会,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国内网络“黑产”的直接从业者超过40万人;若计入网络“黑产”辅助性质的上下游人员,从业者超过160万人;2018年网络“黑产”年产值约1100亿元,同时,在上述“撸毛狂人”看来,现在在电商平台上“薅羊毛”反倒更容易了。

  在这个组织中,有人负责数据管理,有人负责传播推广,有人负责技术研发,同盾科技和FreeBuf于01月13日发布的《黑镜调查:深渊背后的真相之薅羊毛产业报告》显示,过去几年间,“羊毛党”已经发展成为一股庞大的力量,“薅羊毛”过程中需要的各种资料、手段和工具,催生了上游的各种灰色产业,比如:接码平台、商业化的注册机、群控系统、代理平台、资料商人和账号商人等,电商之间的竞争越激烈,薅羊毛的机会就会越多,记者在接触多位“羊头”(羊毛党群体的管理员)和“羊毛党”后发现,“羊头”和“羊毛党”一般是各司其职,作为另一“羊毛党”的聚集地,近几年互联网金融领域也深受“薅羊毛”之痛,在“羊毛党”中,也存在不同的获利方式。

  与互联网金融行业同属“薅羊毛”重灾区的电商行业,似乎还没有从行业上对“羊毛党”进行强有力的打击,某“羊毛党”工作室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他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市场发展和推广”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主任张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电商协会没有把对“羊毛党”这类群体的打击作为主要工作,“很多人只知道撸毛,撸毛不做市场你能赚几个钱?”该负责人说,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互金平台出售的是金融产品,用户获利属性比较明显。

  除了产业链规模化专业化,目前“羊毛党”的攻防技术也演进到较高水平,事实上,电商平台对于“羊毛党”是爱恨交加:一方面平台、商家给予消费者的让利被“羊毛党”薅走,损害了其他消费者的利益;另一方面,“羊毛党”的到来可以在短期内帮助平台聚拢人气,这让电商平台并不那么反感“羊毛党”的存在”对此,张晓科认为,行业与企业除了技术防范外,还需要产品业务层面和制度立法等方面的共同推进,在业内人士看来,短期内“羊毛党”的涌入会让平台产生一定的人气,但是从长远来看,当消费者发现很多活动自己并不能参与进去后,也就会逐渐失去对这一平台的兴趣,从而导致平台真实消费群体的流失,(实习生赵雯琪对此文亦有贡献)

贵阳门户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